】 【打 印】 
大公報:荒唐判決印證司法改革刻不容緩
http://www.CRNTT.com   2020-11-20 14:35:31


  中評社香港11月20日電/大公報今天社評說,高等法院昨日在一宗司法覆核案中,判定警方速龍小隊沒有展示編號違反《人權法》、投訴警察課和監警會制度未能滿足《人權法》要求。法官周家明更在判詞中寫道:保持投訴機制有效運作,比警員擔心被“起底”更為重要。如此荒唐判決,為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所指“法庭在過去一年里幫助創造了導致街頭混亂的社會環境”,無疑提供了又一個活生生的例證。

  社評說,警方執法時展示編號,這是行之經年的傳統,但在特殊情況下,警方不必時時佩戴編號,警察通例對此有規定。去年的黑暴屬於這種特殊情況,警員及其家屬遭到瘋狂“起底”,令他們面對各種辱罵攻擊甚至人身安全威脅。非常時期,需要變通,部分警員尤其身處第一線的速龍小隊不展示編號,是出於保護警員安全及有利執法效率的考量,符合公眾利益。

  但部分警員不展示編號,不代表“無王管”,更不代表不能有效投訴。警方內部繼續認真監察前線警員執法,市民亦有足夠的投訴渠道,除了投訴警察課,還有監警會。監警會由社會各方賢達組成,屬於社會監察,具足夠公信力。

  社評說,攬炒派不滿警方執法不展示編號,增加其“起底”及報復的難度,這不足為奇。令人奇怪的是,有關無理訴求竟然得到堂堂法庭的背書。周家明更稱:為了避免“起底”,難道檢控人員及法官也需要隱去姓名嗎?這個比譬不倫不類,除非活在雲端,否則不可能不理解警方執法環境與檢控審判迥然不同。警方與窮兇極惡的暴徒對峙,電光火石之間,隨時有生命危險;當暴徒被檢控,已是被捕之身,檢控人員與被告沒有身體接觸;庭審時,被告站在犯人欄,也不可能對法官構成人身威脅。

  同樣是周家明,去年裁決特區政府啟動“禁蒙面法”違反基本法,自賦違憲審查權、僭越全國人大權力這一層且不說,允許暴徒蒙面,卻不許警方隱藏編號,這是止暴制亂還是添煩添亂?為什麼法庭不要求示威者佩戴名號,供警方及市民識別?

  社評說,香港不少法官不食人間煙火,難免昧於世界大勢之變化。保護警方安全愈來愈受到各國重視,法國近日立法規定“不許拍攝警察”,這比香港警方不展示編號更進一步。西方是人權法的發源地,能夠面對現實,與時俱進,香港法庭卻刻舟求劍,對人權法作機械式理解,不少判決令人嘩然,讓公共利益屈從於個人權利的主張,給了暴力示威者一種個人主權的感覺,助長了街頭混亂。

  黑暴的教訓必須記取,《人權法》不能成為暴力分子的護身符,法庭更不應該成為暴徒的“保護神”。需要重申的是,處理針對警方的投訴有投訴警察課,也有監警會,反觀司法系統至今“黑箱作業”,拒絕公眾監督,這才是真正的違反人權。世界在變,香港也要變,司法系統改革是民意的呼聲,絕對不能置若罔聞。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