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紀碩鳴:HK人與事 琴聲不斷
http://www.CRNTT.com   2020-06-22 12:37:56


疫情下,琴聲撫慰人心/作者供圖
  中評社香港6月22日電/大公報日前刊登資深媒體人紀碩鳴的文章說,走進城市花園商場,隱約傳來的一陣陣悠悠琴聲,讓我駐足。琴聲時斷時續,美妙靈動歡快悅耳,跳躍的音符帶來的那一份輕鬆,令緊張防疫而壓抑已久的心情頓覺些許清新。

  去年的十二月一日,我匆忙從外地趕回來,受邀參加安娜安玲國際音樂學校的落成禮,學校就在這兒。那天,學生和家長們坐滿了大廳,作為教授鋼琴的香港私校,有五個立式鋼琴單獨授課室,還有能擺放兩架鋼琴都十分寬敞的大廳,算是很有規模了。落成禮簡單而隆重,有學生、家長等社區代表發言。印象深刻的是,創辦人安娜、安玲兩姐妹在落成禮上的四手聯彈,這個曾經在俄羅斯得到過大獎的表演項目,琴音優美悠揚,盡顯兩人的非凡琴藝,令一眾嘉賓沉醉其中。

  記得那天,安玲站在鋼琴前說過一句話:“很感恩在香港這樣動蕩環境中,和大家一起感受心靈片刻的寧靜!我以為,這就是鋼琴的魔力。”聽安玲說過她的感受,她可以為這份魅力如痴如狂。所有鋼琴的美妙表演背後一定不只是運氣。曾經為熟悉一段貝多芬幾秒鐘的樂章,她一直練了四個多小時。

  和安玲相識是在朋友們的聚會上,知道她六歲學琴,十三歲到新莫斯科市讀中學、研音樂,一直主修鋼琴,獲得聖彼得堡國立音樂學院鋼琴演奏、室內樂演奏碩士;Bravo Artists國際音樂交流平台創辦人。二○○三年她是俄羅斯瑪莉.尤金娜雙鋼琴比賽獲獎者、二○○六年意大利國際鋼琴大賽獲獎者。滿滿的,全是鋼琴魅力的果實。

  二○○八年八月安玲攜帶著各類大獎回國居住深圳,專門指導學生及年輕教師組參加第一、二、三屆深圳四手聯彈、雙鋼琴比賽,連續三年拿冠軍;同年在深圳音樂廳舉辦“安娜 安玲鋼琴音樂會”;她指導的學生在意大利、德國、香港、廈門、深圳等地獲獎。二○○九年還主持了“施坦威.郎朗與百名琴童音樂會”。

  一個六歲小女孩,連五線譜都不認識。母親帶她從法國回到深圳,請安玲教授。安玲為她設定教學目標,一年後去意大利比賽。安玲嚴格教學,選擇了高難度的“蕭邦圓舞曲作品70第一首”,一個音符一個音符地敲,要求孩子每天上課以比一般孩子六、七倍的時間練曲。她告誡孩子,一年後去意大利,絕不能默默無聞當旅遊般歸來。學了一年,女孩隨安玲來到意大利,小女孩從零開始脫穎而出,雙手彈奏高難度的蕭邦樂曲,在全場的掌聲中拿下第一名。

  二○一一年,安玲以專才身份來到香港。創辦Bravo Artists國際音樂藝術交流平台。二○一六年開始給老師做培訓講座,從“英國聖三一演奏級考試指導”到“英國皇家考試高分指導”;從“鋼琴基本功的訓練方法”到“如何運用練習曲教材培養學生的聲音層次”,帶學生拿下不少國際大賽的獎項。

  家住九龍塘,安玲有不少住在港島的學生慕名前往學琴,但家長都希望她可以移師港島教授鋼琴。這當然也符合安玲想讓她的琴聲在港島飄逸的夢想。於是,由安玲和姐姐安娜合作的國際音樂學校在港島誕生了。

  想不到的是,學校剛起步兩個月,疫情爆發了。擔心病毒、受困交通,香港的教學都停課了,安玲的助教們亦無法前往學校。

  音樂學校起步於社會動亂中,現在又遭遇疫情,該不該停?陣陣糾結。安玲猶豫中想到,動亂加疫情的香港前景不明,年輕人失去方向時,唯一可以充實的就是教育。

  鋼琴教育又很特殊,尤其是基礎學習中,丟下一二周,一切都要重新開始。有一位剛剛轉來的學生,疫情中有兩周沒有上課練琴,結果又回到了初始階段。為了不放棄的堅持,安玲和家長們商量,在安全措施下堅持學生上課。近二十個學生都一台鋼琴一間房,戴著口罩一對一學習。春節後一開始上課,走到安玲眼前的孩子們是懶散的。孩子無精打采是由於沒激勵機制,缺少動力。安玲教琴,最重要的是不時想辦法提高孩子的興趣。給孩子們設定每周練琴目標;還組織視頻參賽,請網上評委評選頒獎。在學生家長群組,安玲每星期會輪流播放孩子上課彈琴的視頻,讓家長看到對比和希望,家長們都不願懈怠,自覺成為督促孩子們努力練琴的動力。

  作為鋼琴導師,安玲清楚,最不能迷失的是自己,畢竟是老師引導學生往前走。困難過後,社會還是要進步,誰能較早調整好心情,堅持不放棄,誰就站在了起跑線上。

  鋼琴家李斯特曾經說過:“鋼琴家的職責是讓這些思想說話、哭泣、歌唱,把生命吹入那死沉沉的肉體。”賦予靈魂,讓其複活的重要手段是擁有“情感”和“創造力”。疫情中從沒有間斷的琴聲,給安玲和她的學生們更多的是不屈不撓擁有情感和創造力的人生意義。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