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 印】 
柳金財:新冠疫情治理凸顯美國霸權殞落
http://www.CRNTT.com   2020-05-20 00:13:16


柳金財
  中評社香港5月20日電(作者 柳金財)全球化時代來臨意味著資訊、資金、人員快速流動,時間與空間的被壓縮,然此波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各國緊關門戶進行嚴格國境管制,限制人口移動防止病毒擴散。面對此波疫情流行與擴散,中國在防控疫情初期因其集權主義、威權體制飽受隱瞞疫情、緩報、欠缺資訊透明化之國際批判;後中國在快速控制疫情後,倡議國際共同合作抗疫,積極提供防疫物資與經驗輸出 ,獲得國際社會許多國家肯定與認同。

  無獨偶有,美國一開始讚美中國防疫成效,但隨著疫情嚴重高達近152萬人感染及2050萬人失業大軍來襲,導致特朗普政府大加韃伐中國及世界衛生組織。相對於特朗普對世衛組織及秘書長譚德塞批判及課責,威脅凍結美國對世衛組織捐贈;中國政府從捐贈2000萬美金加碼到5000萬美金,同時提供20億美金協助各國抗疫。從全球防疫領導權來說,中美兩大國對待世衛組織的做法,中國採取合作與支持策略,美國採取質疑與課責立場,這將惡化美國與世衛組織關係,從而也降低其對世衛組織之影響力。

  中美兩大霸權國在疫情防控治理能力表現,似乎已經展現高下立判局面,這凸顯兩國的緊急應變及公共危機處理能力,其背後所支撐為綜合國力及競爭力實力,預示著中、美全球領導權之競逐;中國為“另一中心”崛起,恐加劇兩國戰略競爭態勢及“修習底德陷阱”魔咒揮之不去大國惡夢。新冠病毒疫情肆虐激發民族主義回溯,印證在全球治理中的國家角色仍是關鍵性主體,多數國家對外提高邊境管理措施,管制人員流動、限制糧食與防疫醫療物資出口,藉以確保自身取得足夠糧食及醫療資源供應。看來全球化趨勢似乎遇到逆潮 ,從既往“全球化”幾近是“西方化”、“美國化”同義詞,轉向“去中心化”、“去西方化”,尤其可能是“去美國化”,甚至在某種意義上呈現“中國模式”、“中國特色”崛起及示範。

  首先,美國攻擊世衛組織暫停財政奧援,要求世衛秘書長請辭。特朗普總統不滿世衛組織對新冠疫情處置方式,質疑其偏袒中國,不僅指示暫停美國對世衛組織財政奧援,更直批秘書長譚德塞不適任。美國宣稱每年向世衛捐助4-5億美元,身為世衛主要資助國家有義務問責。然美國對世衛組織批判並未受廣泛支持,包括聯合國秘書長古雷斯及不少各國領袖並未追隨其步伐,七國集團領導人更是抵制美國做法。英、法、德、義、加等國咸認為不應減少對WHO資源挹注,呼籲團結合作共同遏制新冠病毒;並對WHO表示支持與肯定。特別英國加碼捐助6500萬英鎊、中國追加3000萬美金捐贈至5000萬美金。

  其次,在G7會議中宣稱“武漢病毒”攻擊中國,無法產生聯合聲明。特朗普總統以“中國病毒”來描述新冠肺炎,且下令官員要統一口徑稱“中國病毒”,指摘中國隱瞞疫情及批判其集權專制。國務卿蓬佩奧挑起與中國紛爭,在G7會上使用“武漢病毒”名稱攻訐中國,但因遭其他六國反對而無法產生共同聯合聲明。特朗普對中國處理疫情立場前後不一,初時稱讚其抗疫成效斐然且具透明度,現則批判隱瞞疫情。最後為消弭國內民眾不滿及“總統”大選之需要,大打“中國牌”,甩鍋卸責給中國視之為“替罪羊”,甚至要求國際追償。儘管特朗普因擔心流失亞裔選票,後停止再用“中國病毒”名稱,但仍堅持中國政府隱瞞疫情及病毒源於中國。

  最後,特朗普政府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在有關新冠病毒的決議中增加措辭,強調新冠病毒起源於中國,但此做法遭安理會斷然拒絕。美國試圖加入“新冠病毒來源於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的類似措辭,遭壓倒性票數否決。15個國家參與投票,美國僅獲得一票。這顯示美國在聯合國這一集體安全組織內的領導權已遭削弱,未能獲政治盟友支持。其餘14個國家皆投票支持中國,傳統盟友英法德意等國並未支持美國立場,致中國獲得壓倒性優勢獲勝。中國提供西班牙50多萬隻口罩和數量龐大的病毒試劑、防護服和消毒液等;向歐洲援助50多頓救援物資;派出3批醫療專家和醫護人員前往意大利協助抗疫;捐出大批物資送往日本、韓國、德國等國家。

  美國可謂是戰後全球體系的支撐者、領導者,其國力位居全球第一;但特朗普執政以來宣稱將讓美國再度偉大、力倡美國優先,這導致美國逐漸降低其在全球政經社會新角色,甚至主動放棄承擔一些國際責任,削弱與傳統盟國關係間緊密合作關係。全球體系逐漸產生從“單一中心”到“雙元中心”現象,美國的中心地位越趨下降,不再完全能夠扮演主導角色。後新冠疫情時代的全球事務領導權將會產生分散化和或“多中心化”的現象,這意味傳統以美國為中心所構建的全球政經秩序,正處於衰落過程之中。

  (作者柳金財,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 【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